2013重访白洋淀

原创 猫哥  2013-10-16 09:39  评论 0 条
白洋淀在线农家院

2013重访白洋淀

作者:尧山壁

  看过1963年的河北白洋淀,洪水漂天,安新城沦为一座孤岛,东大堤上的柳树只剩下半个树冠,状如浮萍。芦苇荡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叶子,像才出土的草芽。“北地西湖”被洪水淹没。

  经过1988年的干淀,赤地百里,拖拉机在淀底横冲直撞,尘土飞扬。再不见“水乡的路,水云铺,出村进村一把橹。”村边一只只木船倒扣,鸭群张着大嘴干嚎。“华北明珠”黯然失色。

  前几年看电视,上游工业污水排放进来,淀水变了颜色,有了臭味,鱼群被放翻,露出白花花肚皮,惨不忍睹。白洋淀又濒临前所未有的危难

  我虽非安新县籍,却有着浓郁的白洋淀情节。曾经常来亲近它,写过它,所以牵肠挂肚,惴惴不安。前两次是天灾,大自然本身能够修复,而工业污染是人祸,美丽的莱茵河曾因鲁尔工业区的发展,变成“欧洲的下水道”。著名的滇池,也因为城市污水的侵犯,而臭气熏天。不知在强悍的工业化洪流面前,弱势的白洋淀能否躲过一劫。所以此次环保采风,让我忧心忡忡。想不到重游之日,大喜过望。时刻挂在心上的白洋淀,不仅安然无恙而且比以前更洁净更漂亮了。

  记忆中的东关码头,只是护城堤的一面斜坡,走起来小心翼翼。而今白洋淀旅游码头变成凹身内弧避风港式,一座很大的广场,彩砖铺成,玉石栏杆彩雕细刻的图案,每一幅都是表现水乡风情的艺术晶。一字排开的金属灯柱,银白色的灯罩,好像盛开的白莲花。300米长的码头,60个泊位,停靠着整齐的画舫和快艇,很少看到划桨木船的身影了。

  跳上一只快艇,驶进大清河水道。远看左岸,依然长堤如带,万柳覆水,如烟如云。靠近时,长丝垂垂,坠进水中,如少女洗发,轻柔素雅,楚楚动人。正如宋人王十朋诗句:“东君与此最钟情,妆点村村入画屏,向我无言眉自展,与人非故眼垂青”。

  快艇知我看淀心切,开足马力。我贪婪的吸纳淀风,有几分晕眩,也有几分陶醉。很快柳暗花明,进入大小“鸭圈”。“鸭圈印月”是安新八景之—,水面开阔,水质很好。碧绿的淀水,平静无波,就像刚刚擦过的玻璃,清澈见底。天上的云絮映在水里,鱼儿游在其中,好像鸟儿天空飞翔。天上鸟儿飞过,影儿投进水中,好像鱼儿在水中游动。一群群鱼儿穿行在青荇紫藻中间,两腮如婴唇翕动,吞吐着水花。

  淀里鱼类品种颇多,认得的有鲤鱼、鲫鱼、黑鱼、鲇鱼、草鱼、刀鱼等,它们各有习性,民谚说:“黄瓜鱼溜边儿,泥鳅沉底儿,鲤鱼会跳,鲇鱼认道。墨鱼颤,刀鱼弓,鲫鱼扭秧歌,鳜鱼不爱动。”风平浪静时,它们在水中撒欢儿,有的体态轻盈,是喜欢在水皮儿上搔首弄姿的浪子,有的身子粗壮,是喜欢横冲直撞的莽汉,有的温文尔雅,像清秀飘逸的仙姑,有的圆滑狡黠,是善于投机钻营的鼠辈。

  走出“鸭圈”,进入无边无际的芦苇荡。《诗经》里有一首情歌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蒹葭就是芦苇。毛苌诗疏说:苇之初曰葭,未秀曰芦,长成曰苇。芦苇生性喜水,集群而生,白洋淀九十九淀,都是芦苇的天下。白洋淀的苇地,如农田的阡陌,成方连片,是一块巨大的青纱帐。芦苇长于台地,根部没于水下。台地之间,沟壕纵横,可以行船。船行其中,如进村寨,大壕是街,小沟是巷,两厢绿色的墙,密不透风。时值盛夏,芦苇正旺,从根到梢一色翠绿,油光闪亮,每片叶子都要滴下水来的样子。侧耳细听,有轻轻的“丝丝”、“嘎吧”响声,那是它们舒展筋骨,正在拔节。

  芦苇本身就是“环保卫士”,维管束结构,便于把水分、氧气和养料输送到根部,参与分解那里的有机物和纤维素,然后再把产生的有益成份输送到全身。这个过程和我们治理污染的常规方法中曝气原理完全一样。所以芦苇荡里空气含氧量很高,风摇苇动,又是天然的搅拌器,促进空气和水份的流动。

  白洋淀芦苇荡空气新鲜,虫蛾滋生,自然是鸟儿的天堂,接纳了许多留鸟和候鸟。苇莺俗称“呱呱鸡”,背羽浅棕,腹部黄白,眉纹金黄,歌声婉啭。它会将芦苇杆折弯编织,填充枯草,形成浮于水面的盘形巢,随波荡漾。苇莺能预感气候,旱年把窝搭于芦苇下部,涝年搭在上部,所以有“淀上气象学家”的美称。鹪莺灰背白腹,像老鼠一样在苇丛钻来钻去,累了站在苇杆上摇着尾巴唱歌,声如响铃,也是一种发情求偶的呼唤。缝叶莺小巧玲珑,头戴棕红色纱巾,身穿橄榄绿上衣,下着浅绿绒裤,尾巴修长,嘴巴尖细如针,能用蛛丝棉线在苇叶上逢制杯状小巢,高兴时叫两声停一下,所以也叫“哒哒跳”。黄苇莺是小型鹭类,体长三四十厘米,颈长腿短,颈、背、腹部黄色,头、飞羽和尾羽黑色,飞行时黑黄两色对比显明,十分显眼。平时曲颈弓背躲在苇丛,像一堆枯苇,涉水觅食时能叨出一条大鱼,所以人称“水骆驼”。

  驶出苇地,便进荷塘。白洋淀常常是苇荷相间,色彩绿白交错,古人就懂得科学种田,间作套种。田田荷叶,叠翠铺锦,正面深绿,背面浅碧,浮在水面如玉盘,凌波而立如铜锣,叶面上经夜露水,圆润如珠,滴溜溜滚来滚去。微风吹过,碧波绿浪,淡若明镜。细雨来时,水中飞花,叶上溅玉。

  农历六月称荷月。带刺的小茎擎起尖尖小荷,像婴儿小拳头,招人喜爱。亭亭玉立的荷苞微微展开,露出粉红的笑靥,娇羞欲滴。绽开的荷花亮美展艳,天生丽质,雍容华贵。正是“莲花出水不整齐,初花先叶晚花迟,时令不与君不对,不开此时开彼时。”众多美女粉墨登场,争奇斗艳,好一场豪华的歌舞晚会。

  荷花更有大量的“粉丝”、追星族,鱼儿游戏于叶下,蝴蝶飞舞于花间,蜜蜂朝饮荷露,夕眠花房,嘤嘤嗡嗡,采撷花蜜。各色蜻蜓,或盘旋空中,或停落花上,或以小小尾尖轻点水面,散开层层涟漪。欺乃声中,采莲姑娘破浪而来,罗裙与荷叶一色,笑容与芙蓉齐绽,指指点点,轻歌曼舞,让人想起白居易一首小诗:“菱叶萦波荷飓风,荷花深处小船通,逢郎欲语低头笑,碧玉搔头落水中。”

  “依红泛绿往来频,载得盈盈一段春”,行行复行行,小船抵达千亩荷塘,又称“荷花大观园”。弃舟上岸,踏上浮桥,脚下颤颤悠悠,心里如痴如醉。浮桥九曲迂回,三里多长,途中有不少观赏小亭。亭中小憩,四下望去,一派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气象。

  千亩荷塘一角的精品荷园,是个长方形平台,四周绿柳成荫,中间一簇簇池栽的荷花,荟萃了我国和世界各地216个名贵品种。大者“南美王莲”,像个巨大的铜盘,周围卷边儿,可以坐下一个小孩儿。小者“碗莲”,不过手掌大小,仅够一只蜻蜓立足。资深的“新金县古莲”,用不久前出土的古莲籽培育,该是千岁的老者了。新品种“中日友谊莲”,出世不久,才是七八龄的孩童。“并蒂莲”,金黄大朵,“徒劳画史丹青手,漫费词人锦绣肠,向夜洒阑明月下,只疑神女伴牛郎。”(金人完颜畴。广寒宫),花如银盆,“素素多蒙别艳欺,此花端合在瑶池。无情有恨何人见,月晓风清欲坠时。”(唐人皮日休)千亩荷塘大则大矣,精晶荷园奇则奇矣,毕竟有人为痕迹。闭目回味,还是自然的荷花淀好,因为扎根在人们心中的荷花,还是“天然去雕饰”的好。

  回程船上,一颗悬吊多年的心终于落实在肚里。我梦牵魂绕的白洋淀依然如诗如画,而且更新更美了。同时也了解到,这一盆清水,这一方蓝天绿地来之不易。为了它,上游的保定市关闭了若干工厂,淀区的安新县停止了许多企业,还有投资成千万上亿元的污水处理厂。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比较起来,几十元一张的白洋淀景区门票,不过九牛一毛而已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ydonline.cn/blog/1078/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号:扫描二维码,微信号:15830908488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猫哥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白洋淀在线农家院
清明节白洋淀旅游攻略大全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