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白洋淀干杯

原创 猫哥  2011-04-14 11:40  评论 0 条
白洋淀在线农家院

白洋淀干杯
作者:庞壮国

起先知道白洋淀这个名字是在孙犁老先生的作品里。泱泱柔情的水如同盛夏夜间的皎洁月光,修长俊美的芦苇天生丽质,一棵棵一簇簇一片片漫天接地,水鸟或飞或凫,鱼在莲叶下嬉戏。甚至连极其残酷的战争在这片美水之上也变得充满人情味了。

读着白洋淀的时候,我还是一个少年,曾经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到这片水里沐浴一次。后来我下乡到小兴安岭西麓的龙门农场,那里也有沼泽也有芦苇也有鱼和鸟。再后来我到了大庆生活,这里的芦荡浩浩然恐怕不亚于白洋淀。而杜尔伯特、林甸、富裕、甘南、龙江、泰来数县以及齐齐哈尔郊外则是连绵一体的大沼泽,丹顶鹤和其它鸟类生衍繁殖在其间。尤其杜尔伯特自治县有个连环湖,18个大小湖泊圈套圈如中国民间传统玩具九连环,它的面积没准要超过白洋淀。或许是这么些芦荡都没产生一个孙犁的缘故,我怎么也没法让它们取代白洋淀在我心目中的位置。

80年代中叶我因参加一次诗会,到底来到了白洋淀的身边。那天,数十人来到白洋淀,一下汽车我就眼睛长长了,我看到的不是水,甚至连泥都没有看见。到处是干旱的裂土。当地人说,华北大旱,旱了好几年,淀子也枯了好几年。

滩地上,一艘又一艘木船倒扣着,船主怕船板被太阳晒裂,给它们涂了厚厚的一层泥。远看近看,一丘一丘如墓如冢,是悲哀的无词无曲的悼歌,追思那失去的渔获和航行。我所见着的白洋淀人,他们脸上似乎浮着尘土,表情是干涩的。只有他们的眼睛还没有泯灭晶晶的水光。几户人家把渔网架在几根木杆上,围成了鸡笼,白洋淀农家院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网笼中扑腾沙子,晒阳,无忧无虑。在我的感觉中,渔网是诗意的而鸡笼则接近通俗戏剧小品。这二者之间被一种无可奈何的干旱化合为一,大自然对人的压迫和人对大自然的反抗就如此形象地呈现给我。船坟,网笼,白洋淀推远了孙犁,推远了文学和艺术。我从网笼上读出的是绝望,从船坟上读出的是希冀。

黯然神伤。我来看白洋淀没料到它送给我这四个字。那天我穿着一件风衣呆呆地面对仍然绿得发黑的茂盛
芦苇,大风吹进襟怀,衣角喇喇地抖动,我听见了水声。后来间了问明白人,关于白洋淀消逝问题,人家告诉我,大旱只是原因之一,白洋淀上游那些河流被人们修筑了越来越多的水库,遇到旱年都抢着蓄水,白洋淀哪有不干之理。看来,我原先埋怨大自然还埋怨错了,是人们自己祸害了自己。

go年代的某一天,我突然从收音机里听到新华社消息,引了什么什么河,凿了什么什么工程,白洋淀又有了水。我想象那里的渔民把船儿翻过来,敲掉泥壳,修补裂缝,重新摇响唯呀的桨橹,隐向芦荡深处,这时候白洋淀才重返孙犁先生的一笔下。窗外飘着雪,我打开一瓶大庆老窖,明知它不是水,也想喝上几口,想喝出点白洋淀的明亮洁净浩森来,实在不行,喝出点涟漪波纹也将就啊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ydonline.cn/blog/148/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号:扫描二维码,微信号:15830908488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猫哥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白洋淀在线农家院
清明节白洋淀旅游攻略大全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