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洋淀雁翎队秩事

原创 猫哥  2011-04-14 12:18  评论 4 条
白洋淀在线农家院

白洋淀雁翎队秩事
作者:王树连
1941年夏天,茫茫的白洋淀一派生机。高大丛密的芦苇,清翠欲滴,在微风中沙沙地絮语;千顷荷叶象铺在淀上的碧色地毯,几枝早开的荷花点缀出“万绿丛中一点红”的意境。雁翎队正在荷花淀训练。
这时,一个身穿蓝褂、灰裤,头扎羊肚手巾的青年人,驾着一条放鸭子的小船驶过来。这是侦察员赵波。
“明天上午,有10多个鬼子,20多个伪军,乘两只汽船,去淀东赵北口,下午3点多返回。上面要我们雁翎队和区小队联合打个伏击,给敌人点颜色看看。”赵波说。
“好,我们商量一下……”队长郑少臣说。
次日凌晨前,雁翎队和区小队潜伏到王家寨、大张庄一带待机。这里是敌人返回必经之路。中午,骄阳透过芦叶的缝隙,照在苇丛中的小船上。芦苇丛热得象蒸笼,但是伏击队员们一动不动。那些埋伏在荷塘中的队员,则找一颗硕大的荷叶,当作遮阳伞。
下午3点多,远处传来隆隆的声响。队员们开始做着射击准备。不一会儿,敌人的汽船冒着黑烟,加大油门,想闯过前面的苇丛荷塘的水道,迅速地驶入伏击队员的射程之内。郑少臣大喝一声“打”敌人的舵手便应声倒下,失去舵手的汽船便在水中打转。接着,20多条大抬杆、火枪、******同时吼叫起来,水面上一片火光。30多个敌人慌作一团,胡乱地向着芦苇丛放枪。处于明处的敌人被打死打伤20多人,剩下的拼命操船逃跑。
“追!”随着一声令下,几只小船冲出芦苇丛和荷塘,向歪歪斜斜逃命的敌船追去。追出不远,便听到后方有马达声传来。“敌人的增援汽艇来了,撤!往荷花淀撤!”队长命令着。正在这时,敌人汽船开到了,船上的两挺机枪冲着荷花淀怪叫着,子弹象雨点一样打在荷叶上,穿出一个个的孔洞。雁翎队员们猫着腰,迅速将小船划入荷花丛中,用脚把船蹬翻,将枪和船沉人水中,然后每人头顶一片荷叶,踩水向远方游去,消失在茂密的苇丛之中。
敌人用火力将这一带封锁,又从附近调来几十只船,把这里的村庄、苇丛、荷花淀搜查了个底朝天,结果什么也没找到。日军头目龟本奇怪地说:“莫非这些八路上天钻地了不成?”这时,雁翎队已转移到白洋淀的其他地方。
白洋淀,是华北最大的淡水湖泊,总面积为366平方公里,其水域的90%在冀中平原的安新县境内。它上汇9条河流,下通海河,入渤海。白洋淀由143个淀泊和3700多条壕沟组成。大的淀泊,烟波浩森,水阔天空;小的淀泊,绿苇环抱,荷花斗艳。白洋淀芦苇几十个水上村庄点缀其中,星罗棋布。春天,嫩苇象春笋一样从枯根中钻出来,无边的淀水便泛起一层淡绿色的涟漪,满淀便飘荡起悠扬的渔歌;夏天,满淀荷叶无穷碧,映日莲花别样红;深秋,轻柔的苇絮漫天飘飞,村民们猎取南飞的大雁,试一试手上的枪法;冬季,整个淀泊冻结在一起,人们割苇织席,颇为繁忙。苇田、岛庄、荷塘、渔舟构成了白洋淀特有自然景色。
芦沟桥事变后,日本鬼子由天津开来了汽船,开始在白洋淀烧杀抢掠。活跃在白洋淀上的猎雁、猎鸭的神枪手们便组织起雁翎队,利用这里的天然地形,神出鬼没地打击进犯的日伪军。1943年9月。侵华日军大肆对我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的“大扫荡”,除了加强平汉线的运输外,天津通过白洋淀到保定的水路运输也繁忙起来。
9月19日,天津日军出动100多只货船,组成浩浩荡荡的船队,满载着军/火,沿大清河西行,在白洋淀赵北口码头停泊,准备由安新县的日伪军护航到保定,以支援“扫荡”的日军。上级命令雁翎队,一定要截住这批军/火。
雁翎队接到命令,立刻派出侦察员通过打入敌人内部的人员了解敌情。敌人准备21日清晨出发,西上保定。押运的敌人分乘三条船,尾随船队,第一条船上有一挺轻机枪。敌人出动伪军河防大队120多人,日军17人……
这天午夜,白洋淀雁翎队的船队出发了。头上悬挂着银盘似的月亮,水中倒映着月亮的影子。飞速的船桨划开平静的水面。波纹把水面变成了“哈哈镜”,圆圆的月亮便不断变幻着自己的形状。五更时分,雁翎队进入伏击水域。这里仍然是一片茂密的苇塘。秋天的芦苇已经身杆坚硬,叶子微黄。微风徐来,苇浪起伏,哗哗有声。为了更好的隐蔽,雁翎队把船划走,站在水中严阵以待。秋水冰凉,有的队员禁不住发抖了,就轻轻地活动活动手脚。指挥打第一只押运船的排长邸芝科脖子上挂着手榴弹,趟着齐腰深的水在苇丛中巡视,鼓励大家咬咬牙坚持下去。
东方露出一抹晨曦。早起的水鸟抖一抖翅膀,“咕咕”地叫起来。远处,传来隆隆的马达声。敌人的船队一开过来了。100多条货船,鱼贯地通过苇塘,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,才算过完。接着,3只押运船开来了。头一只船上,竖立着一根几丈高的桅杆,桅杆上吊着一个箩筐,一个瘦猴似的伪军坐在箩筐里,拿着望远镜,透过弥漫的雾气,不停地向四周苇塘张望。雁翎队多次伏击日伪军,敌人一看到暗藏杀机的芦苇荡就望而生畏。瘦子擦一擦望远镜上的水气,盯着苇塘观察,不见任何异常。不久,3只押运船接近了苇塘。视野里,敌人正在吃早饭,你抢我夺,嘻嘻哈哈,大部分都钻进舱里。
当敌人第一只船刚一转弯,队长郑少臣对准瘦猴子就是一枪,瘦猴儿应声栽了下去。枪声就是命令。邸芝科排一齐向第一条船开火,其他排则向另外二只船开火。正在吃饭的敌人,听到枪声惊慌失措,有的往舱里钻,有的被打落水中,有的企图抵抗……邸芝科大吼一声:“决不能让敌人跑掉!说着冲出苇地,一个猛子向敌船扎去。其他队员,也挂着手榴弹,叨着大刀,扎着猛子朝敌船游去。邸芝科潜到离敌船十几米处浮出水面,睁眼一看,船帮上有个伪军正架机枪。他手疾眼快,掏出手榴弹,一扬手扔出去,“轰”的一声,敌机枪手被掀了个跟头。他又奋力向敌船游去。他泅到敌船边,抓住船帮一纵身上去半个身子伸手就要抓敌人机枪。这时,敌人后面第三只船上的重机枪响了,一颗子弹打中的邸排长的头,他突然一滑,掉进水里……
“为排长报仇!”队员们愤怒地呼喊着,从四面攀上敌船,与敌人白刃格斗。同时,第二条船也被雁翎队占领。队员们架起机枪向第三条船上的重机枪猛烈扫射。敌重机枪被打哑了。第三条船上的敌人,有的举手投降,有的跳水逃命。跳水的敌人在“浪里白条”似的雁翎队员面前,一个个束手就擒,被灌个半死,才被拖上岸来。经过1个多小时的战斗,敌人全部被消灭。敌人100多条船的军/火,便成了雁翎队的战利品。看着长蛇似的船队,郑少臣队长调侃地说:“敌人这次够朋友,送这么多货也不用打收条!”
〔点评〕
白洋淀雁翎队,是抗日战争时期华北地区著名的水上抗日游击队。他们利用荷塘苇荡、淀泊沟壕作掩护,神出鬼没地袭击日伪军,使敌人闻风丧胆。如此看来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山有山险,水有水利。不同的地理条件下,地利的表现和存在形式是不同的。只要从实际出发,不照搬别处的所谓地利模式,就可能找到适合当时当地的地利因素。千里平原,无险可据,抗日游击队就利用青纱帐,开展地道战;一碧万项的洪湖,没有屏障,洪湖赤卫队就利用港湾湖汊与敌周旋;白洋淀上的雁翎队,则“东边‘扫荡’西边转,岸上不行蹲苇塘”,“瞅准机会打埋伏,揍他一个冷不防”。这就告诉我们,多样的地理环境提供了多样的地利条件,只要我们善于发现,巧于运用,那么,将会产生一个新知觉:地利就在自己身边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ydonline.cn/blog/150/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号:扫描二维码,微信号:15830908488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猫哥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白洋淀在线农家院
清明节白洋淀旅游攻略大全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