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我操我不要停,用力

2.0

主演:姚橹 李芯逸 丁勇岱 巫迪文 

导演:黄克敏 

日我操我不要停,用力剧情介绍

取材于明朝永乐年间浙江按察使周新审凶查案,惩恶扬善,安抚百姓的传奇故事,续写周新审案、反腐的传奇故事。本剧由傅侍郎命案、铜镜催杀案、匠人失踪案、桂树夺命案、少女溺水案、四指疑案、倩女离魂案、盐官奇死案 详情

铁面御史里周新额头上面的帽子,怎么总是油油的?

赵抃字阅道,衢州西安人。进士及第,任武安军节度推官。有人在赦免前伪造印信,赦免后使用,法吏判处他死刑。赵抃说:“赦免前没有使用,赦免后没有伪造,不应当处死。”审案定罪而没有处死。知崇安、海陵、江原三县,通判泗州。濠州郡守供给士卒粮食赐物不按照法令,声称要发生兵变,州守害怕,太阳没有下山,就闭门不出。转运使下公文让赵拃暂代治理,赵抃到后,像平时一样镇定从容,州中因此太平无事。翰林学士曾公亮并不认识他,推荐他任殿中侍御史,弹劾举发不避权贵幸臣,声名严正,京城称他为“铁面御史”。他的言论着重想使朝廷辨别君子小人,认为:“小人即使犯了小小的过失,也应当尽力遏制阻绝他;君子不幸受到牵累,也应当保全爱惜,以成就他的德行。”温成皇后的丧事,刘沆以参知政事监领,等到他任宰相后,仍然兼任原来的职事。赵忭论述他应当免去,以保全国家体制。又上言宰相陈执中不学无术,而且有很多过失;宣徽使王拱辰平时做事以及奉命出使不守法令;枢密使王德用、翰林学士李淑不称职。都免职离任。吴充、鞠真卿、刁约因处治礼院官吏,马遵、吕景初、吴中复因议论梁适,相继被贬逐。赵抃陈述事情缘故,都把他们召还朝廷。吕溱、蔡襄、吴奎、韩绛出京任郡守后,欧阳修、贾黯又要求出任郡职。赵抃上言:“近来正直之士纷纷退离,侍从中的贤才像欧阳修等人很难得,现在都要离去,是因为在朝中正直严肃,不能谄媚事奉权贵,中伤他们的人很多而已。”欧阳修、贾黯因此得以留朝,当时的名臣,赖此得以安定。请求知睦州,移梓州路转运使,改为益州。蜀地路途远百姓弱,官吏肆意违法,州郡公开相互馈赠。赵扑以身作则,蜀地风气因此改变。偏远的城乡,百姓有的生下来就没有见过使者,赵扑巡视无所不至,父老高兴地互相宽慰,奸诈官吏惊恐服从。召任右司谏。内侍邓保信引进退伍兵士董吉在皇宫中炼丹,赵抃援引文成、五利、郑注作为例子,尽力加以论述。陈升之为枢密副使,赵扑与唐介、吕诲、范师道上言升之奸诈邪僻,结交宦官,不通过正当途径得到进用。奏章二十几份递上,升之离位。赵抃与言事者也都被罢免,出京知虔州。虔州一向难於治理,赵扑治理虔州严厉而不苛刻,召集告诫各个县令,让他们各自治理。县令都很高兴,争着尽力办事,监狱因此常常没有犯人。在岭外任官的人死后,大多没有办法归葬,赵抃造船一百艘,下公文通告各郡说:“做官的人家,有不能归葬的,都从我这儿出去。”於是人们相继而来,都给他们船只,同时供应他们路途费用。召为侍御史知杂事,改度支副使,进天章阁皆制、河北都转运使。当时贾昌朝以前宰相镇守隗,赵抃将要巡察府库,昌朝派人来告诉说:‘在此之前,监司没有人来巡察我的库藏的,恐怕此事没有例制,怎麽办?”赵抃说:“放过这冠,那麽别的州郡不服。”最终还是去了。昌朝不满。当初,有诏令招募民兵,过了限期不能办成,官吏因此获罪的有八百多人。赵抃奉旨督察此事,上奏说:“河朔连年丰收,所以应徵招募的人少,请求宽免他们的罪,以待农闲。”听从他,获罪官吏被释免,而招募人数也随之满员。昌朝开始羞愧佩服。加龙图阁直学士、知成都,以宽松治政。赵抃以前任蜀地转运使时,有聚众进行怪异祭祀的,依法严惩。到了此时,又有这样的案件,都认为不能逃脱了。赵抃审察此事没有别的,说:“这只是酒食交往而已。”惩处带头的人而释放了其他人,蜀地百姓很高兴。正值荣谨除转运使,英宗告诉荣谨说:“赵抃治理成都,是中正平和的政策。”神宗即位,召知谏院。旧例,亲近大臣从成都还朝的,将要重用,一定改任省府官职,不担任谏官。大臣对此疑惑,皇帝说:“我依靠他的谏议而已,如果想任用他,也没有什麼关系。”等到谢恩时,皇帝说:“听说你一个人去蜀,随身带一琴一鹤,为政简略便易,也很称职吗?”不久,提拔参知政事。赵抃感念知遇之恩,朝政中有不合适的,一定秘密加以上报,皇帝亲笔下诏褒奖答覆。王安石当政用事,赵抃多次斥责他行事不利。韩琦上疏尽力论述青苗法,皇帝告诉执政,下令罢除它。当时安石归居在家请求离职,赵抃说:“新法都是安石提出的,不如等他出任。”出任后,安石对此更加坚持。赵抃很后悔不满,就上言:“制置条例司设使者四十人之多,扰乱天下。安石强词夺理刚愎自用,将天下公正的评论诋毁成流俗,违背众人欺瞒百姓,掩饰过失继续错下去。近来台谏侍从,大多因谏议没有听从而离职;司马光除枢密,不愿受官。而且事情有轻重,国体有大小。财利对於国事是轻,而民心得失是重;青苗法使者对於国体是小,而翰林耳目之臣的用退是大。现在去重而取轻,失大而得小,恐怕不是宗庙社稷之福。”奏章呈入,恳切请求离位,拜资政殿学士、知杭州,改青州,当时京东乾旱有蝗灾,只有青州多麦田,蝗虫来到境内,遇风倒退飞回,都落水而死。成都因担心守边兵卒,就以大学士又知成都。皇帝召见,慰劳他说:“在此之前,没有从政府中前去的,能够为朕出行吗?”回答说:“陛下有话,就是法令,用得着问吗?”於是请求斟酌事宜自主行事。到了蜀后,治政更加提倡宽厚。有卒长站在堂下,叫来告诉他说:“我和你年纪相仿,我一个人来蜀,为天子镇抚一方。你也应该清正严谨戒惕谨慎地率领众兵卒,等到部队回去,得到剩余资财拿着回家,为家室考虑可以了。”人们高兴地互相转告,没有人敢作恶,蜀地州郡安然无事。剑州百姓私自伪造僧人度牒,有人把此事作为谋反叛逆上告,赵扑没有交付审案官吏,按照自己的想法加以判决,都从轻发落。毁谤的人认为他纵容叛逆党徒,朝廷拿来全部案卷进行审阅,都与法令符合。茂州夷在境内劫掠,害怕讨伐乞求归降,就捆绑奴隶将要杀死他,取血以接受盟约。赵扑让他们改用牲畜,都欢呼听从命令。请求回去,知越州。吴越盛行饥荒瘟疫,死的人超过了一半。赵抃竭尽救荒的办法,治疗有病的掩埋死去的,而活着的人得以保全。下令修筑城墙,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。又调任杭州,以太子少保辞官归居,而任命他的儿子赵帆为提举两浙常平以方便奉养。赵虮陪侍赵抃遍游各名山,吴人以此作为荣耀。元丰七年,去世,终年七十七岁。赠太子少师,谧号为清献。赵抃恭谨宽厚操行洁美,人们看不出他的喜怒。平时不经营家业财产,不蓄养歌舞伎,帮助兄弟的女儿十几人、其他孤女二十几人出嫁,施行恩德救贫苦的人,不可胜数。白天所做的事,到了晚上一定衣冠整齐焚香告诉上天,不能告诉的,就不敢去做。他处理政务,善於按照习俗施行设置,刚猛宽松不同,在虔州与成都时,特别被世人称道。神宗每次诏令两地郡守,一定提及赵扑。总之,以仁惠使民得利作为根本。晚年学道有所成,临终时,与赵屼诀别,说话语气不乱,安然坐着去世。宰相韩琦曾经称赞赵抃真正是世人的表率,认为没人能比得上他。



古文烧车御史的翻译

清乾隆后期,朝廷吏治荒怠,佞臣和王申 得乾隆宠任,封为一等公,且与皇帝结成儿女亲家,是个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的权臣。他恃宠贪财纳贿,植党营私,内外官僚多是其党羽,把揽朝政近三十年,可谓气焰熏天。和府还养有一班家奴,仗着主子势头在京城里也是横行无忌,作威作福。如一个家奴叫刘全,竟盖房豪奢得胜过皇室宫殿,御史曹锡宝参奏上去,哪知和王申连夜派人通知刘全拆毁盖过,过日钦命大臣来现场查勘,却无实证,结果刘全无罪免审,而曹御史却以“诬告”罢官。连个家奴都参不倒,可知主子和王申何等势头。于是这班家奴越发肆意妄为。还有一个家奴,是和王申一个爱妾的弟弟,这个“小舅子”常乘坐一品大员的车轿前呼后拥招摇出入,人都畏惧其权势,不敢诘问。时朝中有谢振定(1753—1809),湘乡人,新任为监察御史,他对和氏家奴的恃势横行深恶痛绝,决意伺机予以惩办。 嘉庆元年(1796)某日夜间,谢御史巡视北京东城,正碰见那家奴豪车骏骑彪彪然驰来,巷里路人避让不及即鞭笞交下。谢御史目睹此一幕,义愤填膺,即令手下将其拦住擒拿讯问,谢御史怒斥家奴横行霸道坐车越份,令手下杖责。那家奴恶声恶气叫道:“我是相府家人,你敢笞我?我乘我主车,你敢笞我?”谢御史双目逼视那恶奴,声若洪钟道:“你是何人?!敢充相府家人?!如此横行不法,按律该斩!”随即喝令手下将恶奴揪出,一顿痛笞,直打得那家伙威风扫地。谢御史又手指车轿道:“此等僭越之物,已给小人玷污,岂堪相爷再坐?”当下一把火点燃车轿当街烧毁。京城众百姓本就憎恨这班宠奴,此时眼见恶奴被笞车被烧,人人拍手称快,称誉谢御史为“铁面御史”“今之董宣”,于是“烧车御史”名震京城。 谢御史执法烧车后,和王申衔恨报复,捏词弹劾,谢氏竟被削职归籍。嘉庆四年经御史广兴给事中王念孙参奏,帝传旨逮捕和王申伏法,抄没其家产值银达十亿两(时有“和王申跌倒,嘉庆吃饱”之语)。是年九月特旨起用谢振定为礼部主事。谢氏应诏上任,禀陈时务数事,言论高超不苟同。后迁仪制司员外郎,并先后典试江南、陕西,所举拔者皆名士。嘉庆十一年至通州粮厅任粮督,捐私款整修公廨,在京城置义地建乡先正祠墓。谢振定任官期间勤政兴业,裁革陋规,廉洁奉公,亲爱乡友,周恤贫困,深得百姓拥戴。嘉庆十四年谢振定因劳瘁卒于任上,时年五十七岁。朝野震悼,邑人奉祀入乡贤祠。生平致力学问,有《知耻斋诗文集》八卷刊行于世。 谢御史敢忤权贵,嫉恶如仇,秉公执法,与当时的阿谀逢迎、明哲保身之辈恰成鲜明对比,可见其刚正不阿、大公无私、爱乡爱民的崇高风范

日我操我不要停,用力猜你喜欢

  • 超清高清中字

  • 超清

  • 超清

  • 更新至20181228期

  • 完结

  • 超清

  • 超清

  • HD

  • HD

影片评论